蓺類雜誌

Art magazine

漂鳥197—縱谷大地藝術季 沿著最美公路去旅行

藝文動態

文/編輯部 圖片提供/行政院農委會

以泰戈爾詩集為靈感的藝術季

隱身於海岸山脈與中央山脈的197縣道,由北而南從池上鄉綿延至卑南鄉,沿途一望無際的稻田和梯田,風景如詩如畫般美麗,特殊的地理位置濃縮台東自然與人文特色多層次的在地獨特風采,有「台灣最美公路」之稱。徜徉於197縣道,享受身處縱谷的單純、清麗與淡泊,猶如閱讀泰戈爾柔美的《漂鳥集》,萌發深刻的心靈悸動,當我們與自然共生息,才能真正領略它的美及內涵。

 

2019年,台東「漂鳥197—縱谷大地藝術季」首次舉辦,以197縣道為大自然舞台,邀集芬蘭、德國、土耳其、日本及台灣藝術家駐村創作,以貼近這片土地去認識這裡的美好,近距離領受居民流露的暖心善意,並轉化成為作品的內蘊。

 

今年「漂鳥197-縱谷大地藝術季」再次登場,除了去年保留的11件創作,今年再加入10件新作,一路從池上伯朗大道延伸到關山。與去年不同的是,不只是拍照打卡,還可以看到藝術家創作的過程。目前已先完成的作品分布在池上農會舊穀倉及大坡池周邊,其他作品則於7月到 10月之間逐步設置完成,每一件作品都代表一首泰戈爾《漂鳥集》美麗的詩,值得好好品味。

 

2020國內外藝術家驚豔創作

 

Talaluki范志明〈何時〉

今晨我坐在窗前。這世界像過客一般,停留片刻,對我點點頭後便離去了。

「曾經的記憶都不再了。何時,魚簍不再裝著豐美魚蝦?何時,池水不再寬廣壯闊?何時,身邊圍繞嬉戲的孩子、孫子,他們已長大遠離。如果可以,你能否也像我的孩子般,陪我,坐一會兒。」阿美族藝術家Talaluki志明,此次以漂流木為基礎,打造一位擁有歲月及智慧、坐在池邊垂釣的老人,邀請遊客陪他坐坐。

 

 

 

 

陳正瑞〈我想要有個家〉

在傍晚的薄暮中,清晨的鳥兒飛進到我靜謐的巢穴裡。

這是噶瑪蘭族與阿美族藝術家陳正瑞的作品,深受大坡池鳥類生態多樣性所感動的他,創作出六件鳥巢般的作品。視線由主體往池面延伸,可見綿延不絕且造型各異的竹編構造,除了希望能提供鳥類們棲息停留的處所,也象徵人類依附自然而生的安全感及歸屬感。此創作安排在賞鳥屋旁的草地,鳥兒自由地在作品上停留與離去,提供遊客能有更多觀察與互動的機會。

 

 

 

紀人豪〈何時供給與需求〉

蜜蜂從花中吸取花蜜,離開時向花朵嗡嗡道謝。一身華麗的蝴蝶卻認為應該是花兒要向他道謝。

年僅28歲、擁有純熟街頭彩繪壁畫技法的台灣壁畫藝術家紀人豪,在台東池上駐村一個月。田間農人的手穿過金色稻浪、飄盪在縱谷間的山嵐、自在穿梭的白鷺鷥,都成了這次舊穀倉創作的靈感,而似鳥似飛翔的手語動作,也象徵對未來的期盼。

 

 

 

 

葉海地〈溯土Revert to Earth〉

因雨而濕潤的泥土香味緩緩升起,如同一首來自無聲庶民的讚歌。

圓形,有象徵和諧、融為一體、圓滿之意。加拿大籍的葉海地(Heidi Yip)重拾阿美族古老的製陶技法,並嘗試從傳統延伸至當代創作的可能。從挖土、曬乾、搗土、煉土到連夜不眠的野地野燒來製作陶片,透過身體力行向土地學習並保持連結。作品以麻線來懸掛數百件陶片,創造一個多層次的圓形空間,在木灰色的舊穀倉裡,像是一個時光隧道,更是一場人類對於土地無盡追溯的精神儀式。

 

 

 

 

拉飛·邵馬〈拾火〉

燃燒的火焰,以她的炙熱警告我別靠近她。(但是,燃燒我吧!)使我不再只作那炭灰裡的餘燼。

Kalo’orip是阿美族語,意指生活的依靠。阿美族青年拉飛.邵馬(LafinSawmah)以「火」為主題,創作出火之意象的巨大木頭雕塑,來呼應生命的起源。「火」是人類文明歷史的開端,象徵著精神意志的傳承,我們仰賴著「火」生活,我們也向「火」學習智慧。在原住民的傳統祭典裡,我們牽起彼此的手圍繞著「火」一起吟唱、一起舞蹈,我們也一起感謝大自然,感謝祖靈。

 

 

 

 

貝馬丁〈生命的反思 Reflecting on Life〉

山峰好像孩童的喧鬧,舉起雙臂想要摘下天上的星星。

英國東倫敦大學建築藝術碩士貝馬丁(Martyn Barratt)對於台灣路邊常見的反光鏡如何改變自己對於風景的看法深深著迷,因此在這件作品中,貝馬丁便利用多面的鏡子,將水面的反射和陽光所造成的陰影交錯結合,創造出千變萬化的景象。透過這件雕塑,期待觀者能夠看到自己和其他人在鏡中的反映,同時反思自己在自然中的角色及位置。

 

 

 

 

吉田敦〈等待 Waiting〉

月兒啊,妳在等待著什麼呢?是為了向我所必須讓路的太陽問候

出生於日本群馬縣,來臺灣定居多年的吉田敦,創作多取材自日常生活中常見的廢棄素材,具有對於土地環境的觀察及省思,並期望藉創作喚醒大眾對於環境的重視。

此次作品為1995年巨人系列的延伸。巨人來到大坡池,要坐著休息、冥想,從大自然補充營養獲得力量。遊客可以進去巨人體內,觀賞他的骨架,從前方窗口觀察白鷺鷥,透過上方窗口躺著看天空,等待,白鷺鷥飛過;等待,雲過來、風吹過的片刻;等待,雲走後的星星、月亮、流星。巨人邀請遊客進來休息,在大自然的懷抱裡治癒精神。

 

 

 

縱谷大地藝術季讓池上除了伯朗大道之外,又多了一個旅人們追尋的路線——漂鳥197。197縣道的美如一首詩,策展融入泰戈爾「漂鳥集」詩句,讓藝術和文學在197縣道沿途盛放,領著來到的旅人,從藝術作品的尋訪觀賞過程中,看見縱谷的內在美,同時也探觸在地的人文溫度。

 

返回列表